三千_老福特卸了

我永远喜欢金和滑稽球太太
掉粉日常但我还是要白嫖(还有日人)
我的拖延症是我还活着和不还债的原因
这个号杂食会发一些练习的图所以慎fo
我因为画画画得太丑被关起来了
我就是一个傻子

@养老还债
也许用这个还债的人就只有我这个傻子了吧
被自己丑哭
也许没有人可以认出是谁的吧……

啊我来还债了 @养老还债

我越画越回去了(难受)
五一快乐啊大家
有女装请避雷

我也不知道题目是什么(上)

那啥赌债
\( ̄︶ ̄)/
应该要有的女装,绸带,现代
不知道有没有
安金
ooc
\( ̄︶ ̄)/
我爱学习
小学生文笔
@狐洺  @流榆  @BF属类无机鹽

“美丽的小姐,请问需要在下的帮助吗?”
“啊……啊!不……不,不用!”
金语无伦次地说道。
“可是……”
安迷修蹲了下来,单膝下跪在金的面前。
“啊?真的不用!”
金将自己羞红的脸埋进了双膝之间,试图用冰凉丝滑的布料降低双颊的温度。

……你问我发生了什么事?诶呀诶呀,我也不知道呢!……呃,呵呵,事情的发展要回到几个小时之前……哈哈……

四小时之前——
“那个,凯莉……真的要这么做吗?”
金弱弱地问道。
凯莉瞟了金一眼,理所当然地说道:
“那当然了,...

嗯,随便乱写的。

这是随便乱写的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总之以后要早点睡!
嗯好的ooc
末世设定
推荐首歌,嗯,挺好听的,也是从一位太太那里知道这首歌的。
http://music.163.com/m/song?id=141089

今天是金的18岁生日。
这也是金第10次独自过生日。
秋和格瑞在金5岁生日时失踪了。
而紫堂和凯莉从不知道金的生日。①

金的生日是没有蛋糕的。
不仅是因为买不起,
更是因为没有材料。
唯一的一次蛋糕是卡米尔做的,
也是金唯一可以珍藏的回忆。

金在今年被系统征兵了。
遇见了已经是总指挥的丹尼尔。
虽是与分别多年的故友见面,
但空气中却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气息。
最终是丹尼尔打破僵局。
“……好久不见,金。”②

金入...

我只是来拉低抽奖率的
开学快乐

砂糖夹暮輓炒饼:

All金圈著名千粉写手,知名腐男十六太太(  @患有受害者幻想症的硅酸镁铝 ),为何频频陷入撕逼泥潭,和他的热度跟小粉丝共沉沦?带你走入16的内心世界,揭秘他被挂的前因后果。

最后有抽奖!!求扩散!!

抽奖规则:得奖者要给出取关+拉黑16的证据(抽到认定失格重抽)

给他的“女装大佬”,“怀孕金”,“腐男金”,“r18写手金”

点过热度的,统一拒绝给奖。

评论中追加抽奖正在整理list,热度公开透明,可以自行抽奖,也可委托我帮抽(记得说一下)。

整理出list后在这里加超链接,届时有相关疑问或List错误请私信。

打tag的时限是5天,希望开奖在这前后,开奖后记得来登记打钩w

(比较仓促,待补充。)


嗯还是记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补什么作业
背什么书
准备什么考试
反正开学快乐ヾ(✿゚▽゚)ノ
该来的还会来嘛
我爱oocヾ(✿゚▽゚)ノ
这是多好的糖啊ヾ(✿゚▽゚)ノ

嘉德罗斯不可否认,他在第一次与那抹金黄相遇时,便已被吸引了。但他不愿承认。
『那该死的一见钟情』

嘉德罗斯不可否认,他的目光时常会随着那抹金黄移动,但嘴却说出与自己想法完全相反的话。但他还是会抑制不住心跳。
『不过是个渣渣而已』

嘉德罗斯不可否认,他已经完全沦陷在了那抹金黄之中,已经被那该死的人类情感左右,又深陷其中。有句话说的好啊————当保护变成本能,理智便沦为陪衬。
『明明只是一个渣渣而已』

嘉德罗斯无法否认,他已经逃不出那抹金黄给他...

这真的只是个梗而已

“格瑞?嗯……你好!我是金!”
“格瑞!姐姐做了好吃的!快回来吧!”
“格瑞!和我一起玩嘛!”
“格瑞!等等我嘛!”
“格瑞!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格瑞!你原来这么厉害呐!”
『最喜欢格瑞了!』
——————————————————————
“……格瑞。”
“不要烦我。”
“我要修炼。”
“笨蛋。”
“……”
“……”
『真是……笨蛋。』

“格瑞……”
“……我在。”
“格瑞……如,如果是你的话……”
“……笨蛋,别说了。”
“……如果是格瑞的话,一,一定会……”
“……金,别说了。”
“赢的……”
“……金,别说了。”
“……死 在格瑞的手里……我……”
“金!别说了……”
“我……真的一点都不后悔呢……”
“格,格瑞……我……喜欢……...

虫子哥是好人啊『占tag抱歉』


嘉金
all金
的排名都上去了耶
虫子哥虽然对不起我们的眼睛和他的人格人品
但他做了一件『好事』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中心向』梦

我不想写作业啊但要开学了啊……
人物ooc有
不知道是糖还是刀
金中心向
小学生文笔
第一次发文尝试

在野外迷迷糊糊地睡着的金醒了。
入眼的是蔚蓝的天和碧绿的草。
以及那在身边动来动去的小斯巴达们。
金睡眼摩挲地盯了依旧在捣乱的小斯巴达们几秒,突然一拍自己的额头,不禁想到
『啊,是他们把我吵醒了吗……』
『我真的……醒了吗』

金依旧躺在那柔软碧绿的草上,身边是小斯巴达们的讨论声,已是无法再入眠。
阳光撒在身上,暖洋洋的,但是否真的温暖了他人?
金又闭上了眼睛。

“金!”
这声音……是紫堂!
金猛地睁开双眼,做起。看见了较远处那抹紫红与星月刃。
“金!你又在这里睡着了!”
紫堂略带焦急和责备神情收入了金的眼底。
金站了起来...

新年快乐!

(∗❛ั∀❛ั∗)✧*。

像我这种手机被没收的好孩子根本玩不了啊——

传统炒饼生产商诺啊:

群里玩凹凸狼人杀已经玩上瘾了……我要挂他们……

一开始大家几乎都不怎么会玩,疯狂划水,不知道投谁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某妹子的雷狮头像,然后我说“我们把雷狮投出去吧”然后一呼百应,把雷狮票死了
雷狮头像的妹子:???
有个卡米尔头像的妹子:啊,哥哥,你走了弟弟怎么办……
众人:卡米尔在哭,卡米尔好可怜
但是并不悔过

后来就认真玩了,我换了罗斯的头像,ciy换了雷狮,然后我们俩小窗
雷狮:第一轮先把金弄掉,他太影响判断了
罗斯:不能让他留着继续勾搭其他男人
雷狮:对
然后群里的金,被我们俩疯狂卖,不是被票死就是被刀,前几局,他根本活不过第三夜……
反正我当狼的时候一直在喊刀金刀金...

都说了我是总攻呐——

 @芮夕(るい) 我我我我……是攻呐你们说对不对……
@群里全员

我可能要完……希望芮夕还不掉吧……神啊……

芮夕(るい):

来试试吧。
@三千湖水——不画出车不改名 你洗干净脖子等着我。

© 三千_老福特卸了 | Powered by LOFTER